服务热线:400-800-1920
  • 米乐m6下载安装

近期活动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
中国汽水地理:每座城市都有一款从小喝到大的专属饮料 神州风物

  当你和烤肉只差一把孜然的距离时,来上一杯拔凉拔凉的冰镇汽水,那种过瘾的快感、杀口的爽感、一凉到底的透感,会让你获得从内到外的“解脱”。

  现如今,虽然市面上的汽水花样繁多、新品迭出,但那些我们儿时曾喝过的汽水,却宝刀不老,生命力依旧旺盛。这些汽水在流过我们舌尖的一刹那,就已经永远流进我们的记忆长河中,成为我们永远都不能忘却的经典“怀旧杀”。

  如果用一种饮料来代表一座城市,那么北冰洋汽水无疑是北京首选的城市名片。对于北京人来说,北冰洋汽水可不只是一瓶饮料这么简单,因为它见证了北京城的世间百态,诠释了北京人的生活格调。

  1936年,原湖北督军王占元之侄王雨生在北平开办北平制冰厂。1949年初,该厂被军管会接收,并重新命名为北京新建制冰厂,日后驰名京畿的北冰洋汽水就是在这里诞生的。

  北冰洋汽水最早投产于1951年,时任北京新建制冰厂厂长的邓毅特地聘请画家,为北冰洋汽水设计“雪山白熊”图案的商标,并一直沿用至今。北冰洋汽水投放市场之后,得到消费者的广泛欢迎,因而销量甚佳。1961年,北冰洋汽水的年销售利润已达878.1万元,这在当时已是相当好的业绩了。

  在那个物质相对短缺的年代里,喝北冰洋汽水俨然已经成为北京人享受生活的重要方式。在阳光过剩的盛夏午后,孩子们靠喝北冰洋驱散热浪,咕咚咕咚几口过后,暑意仿佛瞬间远去;在觥筹交错的杯盏之间,大人们除了用酒交流感情外,也时不时手把瓶吹上几口北冰洋,以便缓缓酒劲歇口气。就这样,北冰洋渐渐地融入北京城的市井,融入北京人的人生。

  改革开放之后,北冰洋汽水在新时代焕发出新的活力。1985年,北京市北冰洋食品公司正式成立,在此后的三年时间里,公司的产值突破了1亿元人民币的大关,其中净利润达1300万元,稳坐北京汽水行业的头把交椅。

  随着国门的打开,外国饮料行业的资本开始涌入中国市场。为了同国际接轨,北冰洋食品公司也开始尝试同外资合作。1988年,北冰洋食品公司与美国百事可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,成立了北京百事可乐有限公司,新公司除了继续生产北冰洋汽水外,还要生产百事可乐、美年达、七喜这三种汽水。

  由于没有与外资企业合作的经验,且在北冰洋与百事可乐的合作中,美方出资840万美元,中方出资只有370万美元,美方的股权大大多于中方,使得公司的生产决策权最终落入美方之手。北冰洋汽水的“雪山白熊”商标的使用权实质上也落入美方之手。而美方只关心自己产品的命运,并不在乎北冰洋汽水的前途,最终导致北冰洋汽水逐渐减产乃至最终停产。

  用北冰洋食品公司副总经理邢慧明的话说就是:“美国人很精明,他们的目的永远不可能是来帮助‘北冰洋’发展壮大的,他们想要的不仅是‘北冰洋’的销售渠道,更是我们的饮料市场。”

  2007年,中方就收回北冰洋品牌一事与百事可乐公司展开谈判,经过艰苦交涉,中方以“4年内不得以北冰洋品牌生产任何碳酸饮料”为条件,收回北冰洋品牌的经营权。

  2008年,北京义利食品公司接管北冰洋品牌。对于义利来说,刚刚接手北冰洋品牌时的境况可用“白手起家”这个词来形容。因为北冰洋汽水已停产多年,原来的研发生产团队早已解散,生产线也不复存在了。

  面对近乎“一穷二白”的局面,义利只得从零开始、从头再来。通过查阅老档案,义利找到了北冰洋饮料的配方,还请老员工、老街坊、孩子们品尝自己试制的饮料,以求尽可能准确地找到曾经的味道。除了保留老味道、老口感外,义利还结合当代人的口味对北冰洋饮料的配方进行改良,例如不再使用糖精,提高果汁的含量等。

  2011年11月,淡出人们视线多年的北冰洋汽水重出江湖。虽然冬季是碳酸饮料的销售淡季,但刚刚复出的北冰洋汽水,没怎么宣传就卖出240万瓶,很快又借势推出罐装版的北冰洋汽水。

  北冰洋汽水的强势复出,引发老北京人怀旧的热潮,同时也引燃新北京人追求新事物的好奇心,这也进一步推动北冰洋汽水销量的增长。在2014年夏季,北冰洋汽水的日均销量达48万瓶,那只承载着无数北京人幸福记忆的“雪山白熊”,终于又红遍北京的大街小巷。

  作为天津当地的老字号汽水,山海关汽水是名副其实的“津门名饮”。山海关汽水的历史最早可上溯至晚清,1902年,英国商人麦沙斯在天津投资兴办了山海关汽水厂,山海关汽水正式登上历史舞台。此后,山海关汽水迅速风靡天津,并打入当地高档西餐厅。

  1922年12月1日,清末代皇帝溥仪与婉容举行大婚典礼。3天后,溥仪和婉容宴请中外各界宾客,宴会上的饮料中就包括山海关汽水。新中国成立后,英资撤走,山海关汽水厂被天津地方政府接管。由于品质出众、口感突出,山海关汽水被指定为国宴专用饮料。1956年,原地方工业部组织召开全国汽水会议,在这次会议上,山海关汽水被评选为全国第一名。

  改革开放后,山海关汽水厂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。山海关汽水厂积极引进国外技术,并尝试着同外资展开合作。1982年,山海关汽水厂从罗马尼亚引进一条汽水生产线月,山海关汽水厂与美国可口可乐公司合资,成立天津津美饮料有限公司。

  津美公司成立后,山海关汽水的剂料生产一改过去的人工配置方法,实现标准化生产,使山海关汽水的质量和口感都比过去更为稳定。当时很多乡镇企业也被允许生产山海关汽水,津美公司却不向其提供剂料,这导致乡镇企业只得继续采用人工操作的方式调配生产剂料,生产的山海关汽水自然就不如津美公司的产品质量好。

  上世纪90年代末,由于大量的乡镇企业生产的山海关汽水充斥市场,山海关汽水的口碑和形象受到很大冲击。到2000年后,山海关汽水渐渐淡出市面。

  2008年,山海关饮料有限公司重新成立。2014年8月,山海关汽水再度回归市场,乘着从人们心中刮起的怀旧风,山海关汽水再度将记忆中的味道带上人们的舌尖,带进人们的心头。

  八王寺汽水是沈阳著名的老字号品牌,早在汽水出现之前,“八王寺”这三个字就已经是名声在外的“金字招牌”了,这要得益于一口名为“八王寺井”的清泉。“八王寺井”涌出的泉水口感清冽、甘美异常,当年清朝的皇帝到盛京祭谒祖先时,都喜欢喝“八王寺井”的泉水。

  民国成立后,民族工业发展的浪潮为“八王寺”这个老字号赋予新的生命力。1920年,北京双合盛啤酒厂老板朱寿臣来到奉天(今沈阳),在“八王寺井”西面租了3亩地,建立奉天八王寺汽水厂。最初该厂只是一个作坊式的工厂,有员工11人,每年生产汽水2000箱。

  1922年,张惠霖、金恩祺等人投资扩建了八王寺汽水厂,整个汽水厂的建筑面积扩增至7000平方米,每年可生产汽水480万瓶、啤酒180万瓶、酱油500万公斤。

  1925年,奉天政府出于“提倡国货”,发展民族经济的考虑,免除八王寺汽水厂3年的税款。八王寺汽水厂抓住这个有利的机会,努力做大做强,并于当年3月注册“金铎”商标。到1928年,八王寺汽水年产量已达288万瓶,并远销至天津、上海等大城市,还将日本的麒麟汽水挤出东北市场。

  1931年“九·一八”事变后,日寇侵占东北三省,八王寺汽水厂也不幸被日寇所霸占。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,八王寺汽水厂才回到中国人手中。1948年,沈阳解放,次年沈阳特别市政府企业公司接收了八王寺汽水厂。这之后,八王寺汽水厂逐步发展壮大,到改革开放初期,已成为了东北三省最大的汽水厂。

  改革开放后,八王寺汽水厂从德国、日本引进新型设备,提高企业的生产能力。但是不幸的是,同北冰洋汽水一样,八王寺汽水也在与外资的合作中跌了跟头。

  1993年,美国可口可乐公司进入中国,八王寺汽水厂与其合作。但是在合作过程中,可口可乐公司采取商业手段,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代价吞并八王寺的商标、业务骨干和市场份额。致使八王寺汽水在1995年后,在市场上消失将近10年之久。

  2003年,沈阳市召开招商引资会议,以李秀实为首的团队抓住这个契机,担负起复兴八王寺汽水的重任。此后,中方在美国组织律师团队,与可口可乐公司打了3年国际官司,才从美国人手中重新收回八王寺这个品牌。

  此后,八王寺汽水重新回到人们的生活中,并于2013年成为第十二届全运会的专用饮料,这个承载着沈阳人感情和记忆的老字号,用自己独特的魅力在今天书写新的传奇。

  青岛的崂山可乐诞生于1953年,是新中国独立研发的第一种碳酸饮料。虽然名字中也有“可乐”二字,但与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等舶来品不同,崂山可乐是用丁香、良姜、白芷、乌枣、砂仁等多味中草药调制而成,所以崂山可乐在口味上是纯正的中国本土风格。

  在百事可乐、可口可乐进入中国市场之前,崂山可乐在国内市场销路甚旺。上世纪80年代,崂山可乐的年产能达8000万吨,即便如此仍然供不应求。有青岛人回忆,喝崂山可乐是每天最开心的事情。

  后来,由于百事可乐、可口可乐进入中国市场,加之崂山可乐在营销能力、管理机制、资金流转、人员使用等方面存在薄弱之处,其在国内市场上日渐式微,被迫于1997年停产。

  2004年,崂山可乐重出江湖。在这次复出中,崂山可乐除了主打怀旧牌,还在配方中增加了11味中草药,进一步改善口感,并重点突出“健康”这一越来越受人们关注的主题。伴随着崂山可乐的归来,青岛人记忆深处的感情也被再度点燃,仿佛崂山可乐就是时光的使者,带着人们在回味过去中品味今天的美好和幸福。

  天府可乐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,是重庆饮料厂与四川省中药研究所共同研发的一款中药饮料,在上世纪80至90年代,是深受消费者青睐的饮品。天府可乐曾在专家评比中与“洋可乐”同台竞技,结果天府可乐的得分竟比可口可乐还要高。而且,天府可乐在调理人体健康方面的功效,更是“洋可乐”所不具备的优势。

  中国天府可乐集团曾在全国范围内拥有108家联营厂,年销量可达20多万吨。但在上世纪90年代初,天府可乐却遭遇了发展难题。当时,上级主管部门将很多来自问题国企的员工安置到天府可乐厂,致使其员工一下增加到1100人以上,由此带来的冗员问题使企业的运行受到很大干扰。

  当然,让天府可乐受伤最深的还不是冗员问题,而是与百事可乐合作带来的负面后果。

  1994年,根据有关部门的行政指令,天府可乐与百事可乐合作组建重庆百事天府饮料公司。虽然在合作之初,百事可乐也许下过“发展壮大天府可乐”的诺言。但在此后的日子里,百事可乐却逐步压缩天府可乐的产量,乃至最终抛弃了天府可乐的配方和商标。2006年,天府可乐被迫彻底退出市场。

  2010年,中方通过法律途径,从百事可乐手里收回了天府可乐的配方。2013年又收回了商标,2016年天府可乐重归市场。对于重庆人来说,复出的天府可乐就像是久别重逢的旧友,将味蕾间的享受带给人们的同时,也将旧日的脉脉温情带进重庆人的日常生活中。

  夏日里的武汉三镇素有“火炉”之称,对于老武汉人来说,既然“火炉”的温度是他们改变不了的,那么就只有改变自己的温度来消暑了,而喝一瓶二厂汽水就是改变自己的温度的绝好办法。

  二厂汽水之所以会以“二厂”一词冠名,是因为它曾由国营武汉饮料二厂生产。该厂的前身是始建于1921年的和利汽水厂,是一家英资企业,其生产的和利汽水在武汉当地广受欢迎。

  1938年,来自汉口的商人刘耀堂从英商手中买下了和利汽水厂。1952年,和利汽水厂成为国营企业,厂名被改为国营武汉饮料二厂,饮料的品牌也由原来的“和利牌”改为“滨江牌”。“滨江牌”汽水就是后来武汉人熟知的二厂汽水。

  二厂汽水有橘子味、香蕉味、柠檬味等多种口味。这些装在瓶子里的颜色各异的汽水,天热时能防暑降温,佐餐时能开胃下饭,对于老武汉人来说,简直就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玉液琼浆。可惜,上世纪90年代初,国营武汉饮料二厂与可口可乐公司合资经营后,在可口可乐等国外汽水的猛烈冲击下,二厂汽水辉煌不再,于2000年停产。

  2017年夏,二厂汽水重新回到了武汉市民的生活中。一听说记忆中的老味道又回来了,很多武汉市民纷纷前往销售地点排队购买,一时间颇有洛阳纸贵的架势。对于武汉市民们来讲,一瓶二厂汽水下肚,那种感觉不仅仅是生理意义上的舒爽,更包含着释放自我的快乐和放飞情怀的洒脱。

  亚洲汽水厂始建于1946年2月,由曾供职于屈臣氏汽水厂的李智扬、李冠玲、梁汉奇等11人集资创办。由于创始人业内经验丰富,经营策略正确,亚洲汽水厂很快便在广州打开局面。1946年,亚洲汽水年产量为200多万瓶,到1949年增长至500多万瓶,“够汽够味”的亚洲汽水已成为当时广州市面上唯一的甲级汽水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亚洲汽水厂于1956年进行公私合营改制,改制后的新厂被命名为公私合营亚洲汽水糖果厂。此后亚洲汽水糖果厂又合并多家小型糖果厂,并增建糖果生产车间。

  1964年,亚洲汽水被运往香港销售,数万箱汽水很快便被香港市民买光。此后,亚洲汽水的销售范围又扩大至澳门,还打进新加坡市场。这一成绩使亚洲汽水成为当时我国唯一跻身国际市场的汽水产品。

  改革开放后,广州汽水行业迎来蓬勃发展的新阶段,广州本地的汽水厂已增至72家。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力压群雄,亚洲汽水厂开始从当时的民主德国、联邦德国、瑞典、美国等地引进新生产线,有效提高自身的生产能力。此外,亚洲汽水厂还积极在全国各地建立分厂,扩大产品的销售渠道。

  1987年11月,亚洲汽水厂改组成为亚洲饮料集团公司,新集团公司进一步提高亚洲汽水的市场竞争力,同时也为日后深化国际合作奠定基础。1993年7月,亚洲饮料集团公司与百事可乐公司合资成立百事——亚洲饮料有限公司,其中中方占股40%,美方占股60%。

  但是与百事可乐的合作不仅未给亚洲汽水带来新的进步,反而导致经营业绩的下降。2002年,亚洲汽水终止了与百事可乐的合资关系,并改为中国亚洲饮料有限公司。2009年5月,该公司被香雪制药收购后,更名为香雪亚洲饮料公司。

  时至今日,亚洲汽水依旧是广州人心中的永恒经典,亚洲汽水的历史已经融入广州城的血脉中,成为广州城永不褪色的味觉图腾。

  常言道:“十里不同风,百里不同俗”,不一样的风俗就会有不一样的饮品。这一点体现在汽水上就是,中国很多地方都会有自己风味独特的汽水类饮料。

  除了上文所介绍的7个著名的地方饮料品牌外,全国各地小有名气的地方汽水还有很多很多。像哈尔滨的大白梨、西安的冰峰、四平的宏宝莱、阳泉的维尔康、太原的太钢、沧州的沧冷、乐山的峨眉雪、呼和浩特的大窑嘉宾、佛山的珍珍荔枝味汽水等,都凭着自己在口感上的魅力,积攒了较高的人气,收获一众粉丝。

  这些老字号汽水伴随我们从童真走向青涩,从青涩走向成熟。不论未来的物质生活如何丰富,这些老字号汽水在我们胃里心间留下的记忆,都永远不会随着时间褪去。

  1.银昕《“童年饮料”的怀旧牌怎么打》,中国经济周刊,2018年第20期

  2.曾鼐《“京味儿”老品牌北冰洋汽水重生记》,工会博览,2018年第32期

  3.赵一帆,陈晨《难忘橘子香——讲述“北冰洋汽水”不为人知的曲折往事》,首都医药,2014年第3期

  4.王焯《东北第一甘泉: 八王寺汽水的前世今生》,今日辽宁,2017年第5期

  5.齐向宇《品牌力:让老字号有“家”的意味——对话沈阳八王寺饮料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秀实》,人力资源,2018年第9期

  6.董彬《乐不起来的崂山可乐——崂山可乐营销策略的调查思考》,经营者,2007年第20期

  7.贾丽《从“崂山可乐”的浮沉探究“老品牌”的视觉识别设计》,中国包装工业,2013年第14期

  10.张隽玮《武汉老二厂汽水味又回来了复刻版汽水价格不变》,长江日报,2017年8月17日

  11.杨志强《“亚洲”添翼正翱翔》,广州文史-第六十一辑-广州老字号-下册,广东人民出版社,2003年7月出版